2014年10月5日 星期日

WCS: Worst Case Scenerio

928佔中後, 投資界當然大為緊張. 投資者, 其實就是在大是大非之前的判斷者. 想知佔中怎樣, 先看恒指可否收復失地便可知道了. Extreme Case 是對回報的高低有極大的影響的, 而投資者要在極高的壓力下, 短期時內作出判斷, 是投資者的重要技巧.

近日常聽到的是"Worst Case Scenerio", WCS. 出現極端情況, 想WCS, 很合理吧~我們投資人都要先知道會輸幾多才可知值唔值搏. 否則便是賭搏. 然而, 在Extreme case 時考慮WCS, 又真係會嚇死人. 我自問在2008年時也考慮到金融系統崩潰, 會影響全球供應鏈運作, 影響物資供應速度, 所以我需要買多一點糧食儲在家裏.

經過多年的投資經歷, 交得學費多, 我得到了一些心得. 究竟什麼時候要為WCS作出反應:

1 WCS是短期還是長期? 我能否承受短期WCS?長期WCS?
2 我的操作是短期還是長期? 
3 我怎樣可以觀察WCS? 如果因為WCS沽左, 幾時買返?

我曾經在2009年, 最低位時把所有的股票在極低價沽掉, 這曾經是多痛苦的事, 那些股票之後的表現得十分好. 幸好, 我在沽掉後不久, 便重建我的組合, 09年雖然我沒有持有我之前的組合, 但反應夠快, 讓我不置落入恐慌麻痺之中. 對心理學的研究, 幫助十分之大. 現在再處理extreme case時, 也夠淡定. 總結而然, 其實怎樣做也可以, 承受得起, 可以選擇不操作, 承受不住, 便要做好那操作. 想的不是危險, 而是機會.

投資其實是必賺的, 只要你能與別不同, 有獨立思考. 其實何危險, 都是一個機會. 反之, 任何機會, 都有其危險. 這是一個persepctive的問題. 當我們能夠知道市場, 也能夠知道自己的情況與觀點, 便能作出合適的部署. 這個反應, 不是一個基於恐慌與焦慮的reaction或inaction,  而是一個基於信念的Action. 最終outcome怎樣還是說不定的, 但這是投資者要做到的事, 也是投資者只能做到的事.

"講得通, 未必是真的" 也是我的重要投資心法. 探求真相比探求合理, 要花多很多的腦力. 這也是我認為投資很有趣的地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