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 星期二

兩個人吵架, 怎樣辦?

如果兩個人吵架,  你在旁, 怎麼辦?

1 理會, 而幫其中一方
2 理會, 但不幫任何一方
3 理會, 幫自己
4 不理會, 事不關己
5 其他

我從小就不談政治, 小學開始我也沒有很明確的朋友圈, 很明確的社團組織, 但我有很多不同的朋友. 我小時後想做科學家, 因為我熱愛觀察, 思考. 最後, 我做了一個投資者, 要冷靜觀察事情, 知道背景, 形勢, 變化, 更要知道自己的身體及心理狀態, 怎樣影響判斷, 而且還要適時改變判斷, 而不留戀. 怎樣做判斷, 就是我日常的工作.

928發生, 令不談政治的我, 也必須想政治, 因為市場受政治影響, 更甚是我的家人, 朋友, 自己的情緒, 甚至連我的健康, 日常的興趣, 時間, 生活質素也受影響. 然而, 我對政治的認識不深, 我看的書都是經濟, 商業, 金融, 心理, 哲學, 健康, 興趣類的書. 因此, 到現在, 我還沒有一個很確定的政見. 然而, 我想寫這篇文章, 去談有政見之前, 我能夠做的事情.

講返條題目, 兩個人吵架, 你在旁, 怎麼辦? 你會怎樣選呢? 我談我會怎樣看.

我自知人類, 是很有趣的動物, 我們有身體, 心理, 更有靈性. 我們有記憶, 想像力, 分析力, 情感, 慾望, 大我意識(意義), 認同感. 我們作出判斷, 是極其複雜的, 你看見平時我們很少有極明確的方向, 就知道判斷是需要很花力氣的一個平衡過程. 然而, 在某些時候, 內心的各種力量失去平衡, 便會由一個緩慢而周詳的判斷, 變成一個很單純的判斷過程. 或許是欲望, 或許是情感, 或許是大我意識, 夠一定強度, 可以終止我們內心的平衡. 急而生智, 靜而生慧, 那個慧, 就是那樣的心水清的意思吧. 有智慧, 就我想就是作出判斷的基礎了. 如果兩個人吵架, 我在做什麼之前, 我一定要心水清, 否則幫不了忙, 後果還可以始料不及.

心水清之後, 就是看立場了. 立場, 不外乎"你我他". 不同的立場, 有不同的利益, 不同的自我, 從而影響著對不同意見的採納偏向. 兩個人, 我幫那一個, 我可以幫你, 可以幫我, 可以幫他. 我之前曾與朋友傾計, 談男女問題, 不歡而散, 原因是我是他的朋友, 而我沒有認同他. 我跟他說: "我可以認同你, 讓你感覺到溫暖, 但這樣只推你走極端, 等你冇左條女, 而你也知佢係好的. 我在說, 作為你的朋友的說話, 為你的長遠利益著想, 你幸福, 我便快樂" 我就是站在"他"方去替我的朋友的"我"去思考事情. 我不認同他, 正是因為我關愛他. 他知道我的立場其實是幫他, 只是我是宏觀的角度出發. 他之後便接受了. 因此, 立場攪清楚, 才可以談. 往往事情的解決, 都不能從對立中的一方令另一方認"錯"而解決. 尋求共識共羸, 你好我好大家好, 的目標與一人一步, 再在互信的基礎上進行探討的. "我們" "目標一致" "互信" 小步拉近.

心水清, 了解不同立場的角度, 便要看事情的發生過程了. 很多磨擦的發生, 都只是誤會. 不同的立場, 有不同的背景, 動機, 情感. 和平下, 其實利益一致, 很少是一方刻意傷害另一方, 因為破壞關係對自己也沒有好處. 但傷害的確可以產生, 而人與人之間的界線就是要把關係帶到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方向. 尊重產生信任, 信任產生討論, 討論產生共同利益的方法.

心水清, 了解不同立場, 背景動機, 尊重與信任對方, 關係為本的前提下, 就可以有得"傾"了. 但傾也是一個很大的藝術, 因為詞語, 文法可以暗示很多內在意思, 用錯字眼便極容易產生問題. 中立的詞語與文法, 而不是因對立而互相標籤, 暗示, 假設. 兩個好應該在一起的人, 也可以單純因為語言模式不合拍而分離.

最後, 叛斷最重要是有自知之明. 其實對很多事情, 都係知少少, 但生活又要做判斷, 所以我們的叛斷, 即使是最佳判斷, 也可以隨著情況及理解的改變而需要改變. 我現在是這樣, 我下一刻改變看法, 我還是我, 這樣才可以有靈活的判斷.

講到這樣, 我簡單總結, 做判斷的五大前提
1 身心露的平靜
2 清楚各方立場的背景, 動機, 情感反應
3 在尊重與信任的前提下, 強調共羸, 走出小步, 建立正循環
4 極小心地用中性的詞語, 文法去思考及溝通
5 謙虛而靈活求真的心

如果我有以上這五大前提, 我便可以為兩人, 為自己, 作出判斷. 然後再運用正面信念去讓事情推向正面的方向.

我是個讀書而經歷很多失敗的人, 衰得多而得出的心得.

談現在的情況, 我相信香港的各人, 不論那個立場都處於焦慮當中. 我對事情感到很大的情感, 我相信政府, 警察, 市民, 政黨, 學生等等, 都好有feel. 現在感發聲的立場走向兩極化, 不是民主, 就是親中, 欠缺"他"的立場. 因為928事情很大, 需要找出破壞香港和諧的'真兇", 對立明顯而且市民不斷靠邊. 好地地的社會, 走向衝突的社會, 警民敵視, 都令信任與尊重瓦解, 失去尋求共識, 小步循環的餘地.

暫時我認為特首政府與政黨都有很大的責任. 我觀察他們的用詞與動作, 我感到敵我心態明顯. 其實中央與香港市民的前途, 就是要特首政府的良性運作去拉近矛盾, 走向共識. 梁振英靠邊中央, 市民失去發聲渠道, 才讓政黨隨民意而掘起, 最後政黨與政府的敵我矛盾加深. 隨著誤會與怨氣增加, 中港矛盾加劇, 最終將香港和諧作為成本, 將香港未來作為賭注, 去讓中央與市民到達進退兩難的地步. 中央輸了, 市民輸了, 特首與政黨或許有一方羸了. 因為香港的和諧已被打破, 而香港有今日的成就, 其中之一個原因建基於這個和諧之上, 吸引大量資金, 人才到這塊土地, 經過很多人的汗水才有今日. 我心痛啊. 作為市民, 我們也有很大的責任, 我們可有足夠關心自己, 關心親人, 朋友, 以至我們的地區, 城市, 國家, 世界? 我們怎樣對待大陸人? 怎樣看待中國? 心態的正面與負面, 積極與消極, 敵對與建設, 就可能是左右事情發展的關鍵. 或許特首與政黨, 正是我們內心的衝突所萌生的表面象徵. 內心的衝突, 先要解決, 才能有機會化解外在衝突呢.

我不支持特首, 不支持政黨, 我支持關心中國, 關心香港, 尊重, 溝通, 信望愛, 你我他, 首先自己要做好, 知情, 諒解, 反省, 感恩. 暫時是這樣. 沒有這些基本, 什麼制度, 也難以帶來繁榮安定. 如果兩個人吵架,  你在旁, 怎麼辦? 我們自己決定了~ 我暫時選的是5.



我寫作都是為了抒情, 今次寫作, 我真的希望帶出另類的聲音, 讓我們都一起反思.

最後, 如果我去集會, 之前我一定重看這一本書. 現在佔中玩得好大, 我真的很擔心香港與中國的前路. 中國在國際已經荊棘滿途, 我不知道她能否捱得起香港穩定問題這一衝擊......

2 則留言:

  1. 措詞除中性之外,還要具體。摸稜兩可即任人發揮,不會中立得去邊。

    回覆刪除
  2. 物極必反。社會需要平衡共贏。而梁上任以來,借著建制派的壓倒性優勢,專斷獨行,莫視民意,928不過是民憤久積下的一次爆發。

    928能夠規模化,政府手法固然是一個原因,但對梁氏政府的積憤才是主因。冤有頭債有主,這不是兩個人吵架,而是弱者受惡霸長久欺壓下,忍無可忍,豁出去的表現。此所以在步槍防暴警前仍無畏無懼。

    回覆刪除